欢迎来到广东德律信用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您现在的位置: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银保监会】扩大金融开放 要与完善金融监管同行并重

发布时间:2018-11-29 作者:Admin 浏览次数:1670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王兆星

       由财经杂志主办的“《财经》年会2019:预测与战略”于2018年11月13日-14日在北京举行,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王兆星出席并演讲。

  王兆星表示,扩大金融业的开放一定要与完善金融监管同行并重。他强调,“在扩大金融开放的过程中,必须时刻注意维护金融的安全和稳定,必须不断地完善和加强我们监管的能力和提高我们监管的水平。”

  王兆星就不断提高我国的金融开放水平,构建更开放、更公平、更高效、更稳健的金融体系,强调了四个方面:

一,强调中国在过去四十年当中所取得的巨大的经济成就,金融的改革开放是功不可没的。

  金融改革开放使我国国有银行从进入破产的边缘走向更加稳健、更具竞争力的银行,也在国际市场上更具影响力,使我国的金融体系能够更好地抗击19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

  金融改革开放促进了中国金融业的更加国际化、人民币的更加国际化、金融监管的更加国际化,以及资本和经济的全球化。

二,强调在当前极其复杂和不确定的国际和国内经济环境下,我们更要坚定不移地、毫不动摇地来推进和扩大金融业的开放。

  首先,金融危机的根源并不是因为金融开放,而是经济金融的严重失衡和货币政策、金融监管的严重的滞后和失效。

  第二,只有进一步扩大金融开放,才能增强金融的竞争与活力,才能进一步增强资金的有效供给,增加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更有利于稳投资、稳就业、稳信心。

  第三,只有进一步扩大金融开放,才能提高资金的配置和使用效率,从国内外市场聚集更多的资本,促进产业结构的调整和升级。

  第四,只有进一步扩大金融开放,才能促进金融创新,促进金融科技的发展和运用,才能提高金融的效率性、可获得性。

  第五,只有进一步扩大金融开放才能促进国际协调与合作,促进全球的金融治理,促进共同努力防范金融系统性风险。

三,我国金融业的开放既体现了它的渐进性,但同时也表现出它的突破性。

  第一,体现在从特区到沿海,再到全国的开放进程。

  第二,体现在从开放外资银行的外币业务,到开放外资银行的人民币业务的开放进程。

  第三,渐进性体现在从服务外资企业和外国居民,到服务中国本地的企业和中国本地的居民,是这样一个渐进的开放进程。

  第四,体现在从开放批发业务到开放公众的零售业务的开放进程。

  第五,体现在从开放传统的银行业务到开放金融市场业务和金融衍生业务的进程。

  第六,体现在从开放金融业务到开放对中资金融机构的股权投资业务。这样一个渐进的进程。

  第七,体现在开放代理境外投资,到代理境内在国际市场进行投资这样一个进程。

  第八,从开放经常账户到不断地开放资本账户。

  第九,体现在开放自由贸易试验区和金融创新试验区,到将这些自由贸易试验区、创新区的经验加以复制、加以推广,在更广的领域进行开放和创新。

四,强调我国的金融业开放必须与完善金融监管同行、并重。

  王兆星指出,我们最新发布的新的金融开放的措施,也具有很多突破性,这种突破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取消了外资金融机构投资中资银行金融机构股权比例的特别限制。

  2.取消了外资银行开设分行或开设子行的等待时间。

  3.取消了外资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的等待时间的限制,而不需要先开办外汇业务,再开办人民币业务。

  4.取消了外资银行只能设立分行或只能设立子行的单一选择的限制。可以允许同时设立子行和总行直属分行,在中国同时分别开展业务。

  5.同时允许外资金融机构入股金融资产管理公司、金融理财公司、消费金融公司、汽车金融公司等非银行金融机构,而且不设投资比例的限制。

  6.允许外资投资者直接投资人身保险公司,其股权的比例可以提高到51%,三年后将取消这一上限,也体现了保险业对外开放的突破。同时允许外国投资者来化经营保险的代理业务和保险的公估业务。

最后,王兆星表示,扩大金融业的开放一定要与完善金融监管同行并重。

  在扩大金融开放的过程中,必须时刻注意维护金融的安全和稳定,必须不断地完善和加强我们监管的能力和提高我们监管的水平。

    金融扩大开放是对金融监管能力的检验,是对监管提出更高的要求。更需要我们同时加强宏观与微观审慎的监管;同时加强系统重要性和非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的监管,同时加强单个行业、单个市场的监管和跨行业、跨市场的综合监管。同时也需要加强境内业务和跨境业务的监管;同时加强正规银行业务和影子银行的监管;同时也应该加强对银行机构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监管。要加强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协调,要加强母国监管当局和东道国监管当局之间的协调。要加强金融法规建设,要加强金融法制建设。要更好地实施依法监管、依法惩戒,形成良好的开放法治环境。


 


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0628号